快手成年短视频破解版

快手成年短视频破解版

宗老夫人的这个侄孙叫张链,是她堂弟的孙子。今年十七岁举人功名,五月会试也下场了可惜没考中。这个年岁,肯定不可能放弃还要继续考了。

蒋方飞说道:“张链去年九月来京在宗家住了半年多,宗家的下人对他的评价也很不错。说他脾气好也很知礼,经常去给宗老夫人请安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蒋方飞摇头说道:“我就打听到这些,再多的就没有了。”

张链不是京城人他是山西的,想要打探到他的根底除非是去山西了。

清舒问道:“可有什么嗜好?”

蒋方飞摇头道:“喜欢吃香满园的糕点,特别喜欢吃桂花糕,其他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清舒轻声说道:“香满园的糕点?”

“姑娘,张家在山西临洲也是大族。张链他们这一支很富裕,张链是嫡出,在家时的吃穿用度肯定是好的了。”

“还有其他吗?”

蒋方飞摇头道:“暂时就这些了。”

宗老夫人是很想撮合这门亲事的,见顾家这边没动静亲自跑了一趟。

清纯养眼萝莉美眉细腰诱惑私房写真图片

顾老夫人笑着说道:“老姐姐,我也想与你亲上加亲。只是你也知道如今家里的事都是清舒做主,所以这事还得她来定。”

她并不觉得听清舒的有什么不好,孩子大了自要她们顶门立户了。而她们家,很早之前就是清舒说了算。

宗老夫人说道:“三娘啊,涟儿这孩子是真不错,不然我也不会跟你提了。”

“他在我们宗家住了半年多,早晚都来给我请安。还是我怕耽搁他学业不准他来,他这才改为初一十五来给我请安。”

只这点就让顾老夫人很有好感了,孝顺知礼的孩子肯定差不到哪里去。

宗老夫人说道:“我也真喜欢安安这孩子,所以才想撮合他们两人。”

然后,她又说了张链诸多的优点。

顾老夫人听完以后大为心动,说道:“我知道,等清舒回来我再与她说下。得了她的应许,我立即给你回话。”

宗老夫人也没生气,反而点头道:“婚姻事关女子一辈子,谨慎一些是该的。”

说完,她主动转移了话题:“婉约给我来信说中秋后就会来京,还说亲家母跟向笛也会来。你是不知道我看到这信有多高兴啊!上次她回来,还是她爹病逝时,都好几年没见着她了。”

顾老夫人对此很有共鸣:“我也有一年都没见到小娴了。不过只要她们过得好,我们也不用担心。”

宗老夫人笑着说道:“亲家母是个宽厚的向笛对她也极好,儿子儿媳也都孝顺。我就是想她,其他没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宗氏这辈子嫁得好,除了总见不着让宗老夫人牵肠挂肚的其他确实从不担心。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说了小半天宗老夫人才回去。

晚上清舒从衙门回来,顾老夫人就与他说道:“清舒,张链那孩子样貌出众学问好,性子也温和。安安脾气有些大正该配个脾气好的,我觉得这孩子就很合适。”

清舒有些诧异地问道:“祖母,你见过这个张链了?”

听到这些都是宗老夫人所说,清舒有些无奈:“外婆,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你都没见过怎么就确定她说的是真的?”

顾老夫人苦着脸道:“我倒是想见,可你不是说没打探清楚才能见吗?”

没清舒的话,她不敢去见。上次的事吓着了顾老夫人,所以下意识地她不想惹清舒生气。

清舒哭笑不得,说道:“我只是说没打听清楚之前不能让安安去见他,你是长辈你想见就见了。”

顾老夫人很高兴:“行,我明日就去见一见那孩子。”

在没确定下来之前,她并不想让安安知道这些事,所以这事暂时没告诉安安。

第二日顾老夫人就去了宗家,等回来后她对张链是赞不绝口:“清舒,那孩子不仅长得好还很贴心,人也非常有教养。”

清舒有些犹豫。

顾老夫人说道:“这毕竟是安安的事,我们也问问她吧!”

清舒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。

安安知道以后红着脸说道:“外婆,我想先见一面后再说。”

主要是张链完符合她的条件,所以让她有些心动。

清舒没吭声。

安安见状问道:“姐姐,怎么了?你还有什么疑虑?”

清舒说道:“他在山西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,就凭宗家人的评价以及他的表现,我不大放心。”

顾老夫人说道:“两家相交这么多年,宗老夫人不会哄我们的。”

清舒摇头道:“这个我相信。宗老夫人肯定是觉得张链好这才想撮合他跟安安。只是张链呢?他要表现出来的都是装的,到时候怎么办?”

“那你总不能派人去山西打探他的底细?可这样一来太费时间了。”顾老夫人说道:“先让安安跟张链见一面,若觉得好你再派人去打听。”

安安不愿意了:“外婆,若是我见了觉得他好。到时候再查出问题,那我岂不是白高兴一场?”

顾老夫人有些烦躁:“这也不行那也不成,难道要我明日回绝吗?”

清舒想了下说道:“外婆,这事其实也好办。让景烯找与他吃个饭聊个天,他什么性情大概也就清楚了。”

“要是景烯说好呢?”

清舒笑了下说道:“景烯都觉得好的人,那肯定没问题。在看人这方面,景烯比我强多了。”

顾老夫人说道:“那行,我明日去宗家说一声。”

安安却是摇头道:“张链知道怕会有所防备。得出其不意,这才能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”

清舒看她这般冷静很高兴,看来这些年的教导没有白费。在人生大事上就必须保持冷静,不然一个不慎毁的就是后半辈子了。

顾老夫人觉得这话也在理:“那你让景烯赶紧安排,我也好早些给宗家回话。”

不管是答应还是拒绝,他们都得早些给宗家回个话。

清舒点头道:“我现在就写封信给他。”

符景烯已经去翰林院当差了,所以现在请他帮忙做事也不再有顾忌了。